t4c1j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線上看-第506章 就算是聖傑,也想談戀愛熱推-k3lqf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晋升堡垒,极乐堡。
通过奥利波斯的航道,德沃丝穿越了混乱的灵能激流。
当初德沃丝跟随罗文前往艾泽拉斯时,奥利波斯之城下的引擎,还能灵活运转。这才不到一年时间,噬渊已经,改变了暗影界的运作规则。
恢复了前世身形的德沃丝,收拢了圣杰的羽翼,她同所有普通格里恩晋升者一样,来到晋升堡垒的的第一站。候选者之憩。
克蕾雅依旧热情的为德沃丝带路,即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新到晋升堡垒的的灵魂,但她依然乐衷于自己的工作,并为此尽职尽责。
“穿越失稳的灵能航道,一路很辛苦吧。”克蕾雅从掌炉者的小屋,给德沃丝取了一杯热茶。
德沃丝隐藏圣杰的身份和威严,她笑着说道:“激流失稳,的确很辛苦。幸亏,奥利波斯的古老引擎,还能用。不过时间一长,恐怕这条运转了几万年的通道,就要彻底关停了。”
克蕾雅双手捂在胸口,神色紧张:“暗影界,到底怎么了?”
德沃丝看到克蕾雅的茫然,知晓执政官还没有采取措施。
“我正要带着消息去找执政官,先帮忙将我传送到纯洁神庙吧。拜托了,克蕾雅。”德沃丝请求道。
克蕾雅还是第一次见到身材这么完美的晋升者,虽说所有晋升者都忘却了前世的记忆,灵魂接受晋升之地的铭刻,不会用世俗的阳光,看待美貌。
田外肥仙
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克蕾雅内心始终有份少女的激动,这是灵魂铭刻,改不了的东西。
克蕾雅失神,她沉默片刻,听到德沃丝在提醒她,该走了。
“抱歉,我刚刚走神了。”克蕾雅的目光,从德沃丝滑腻的肌肤和高耸的胸脯上收回来,慌乱之下,继续问道。
“请出示你的晋升勋章,晋升者阁下。”克蕾雅按照规矩办事,请德沃丝证明身份。
德沃丝拿出身份凭证,笑容平和,望着克蕾雅。
“圣杰大人?”克蕾雅惊讶之余,手中闪烁着天蓝色光芒的勋章,差点掉在地上。
德沃丝纤薄的樱唇轻启,玉手自然拉住克蕾雅的左手。
“不必惊讶,这是我历练的一部分,带我去纯洁神庙。”德沃丝声音温柔软糯,抚慰着克蕾雅的心绪。
克蕾雅将德沃丝大人送到浮空平台传送点,目送着长裙款款的圣杰大人,渐行渐远。
德沃丝大人还是我认识的那位满脸冷漠,不怒自威的忠诚圣杰么?
她的温柔,是发自内心的。克蕾雅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名圣杰身上,感受到如此温热的感情。
不过,克蕾雅清楚的感受到德沃丝大人的意志是那样坚定。
即便是在晋升之地暮钟响起之时,她的双目依然清澈明亮,没有任何杂质。
我爸爸是副職業大師
进入纯洁神庙,云海翻涌,笼罩着这座优雅的殿堂。
对比起德沃丝的忠诚神庙,纯洁神庙的人员少之又少。
这里是守魂者的居所,她们的存在,遍布世界各地,包括生者的世界。
两名看守殿门的歌利亚,感受到了德沃丝的圣杰之力。
蔡骏随笔集 蔡骏
千金少女的酷酷男友 余竹笙
拥有机械之魂的他们,自然为德沃丝开路。
宽敞的大殿空无一人,修长的神殿通廊,摆满了高大的书架。
在这些茫茫多的书海中,记录着许多晋升者生前的记忆。
齐州异闻录
纯洁神庙的圣杰薇茜弗涅负责收集晋升者曾经的回忆,对此进行研究。
在晋升之地,执政官一直坚信‘正途’。
牺牲和勤劳,是格里恩无休无止的信条,他们用牺牲和奉献,来维护着晋升之地的秩序。
这条法则,在所有格里恩人眼中,都是正确无误的铁律。
但德沃丝在数千年前,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当时作为忠诚圣杰的她,对纯洁圣杰薇茜弗涅的疑虑,大为不满。
她作为圣杰,竟然对正途产生了怀疑,这无疑是对晋升之地、长女执政官的背叛。
于是,德沃丝作为审判者,为薇茜弗涅举行了暮钟仪式,亲自涤荡她心中的疑虑。
时隔前年,德沃丝再次回到神庙,她不免有些感慨,如今她也变成了自己当初最讨厌的人。
“你来了?”德沃丝步入神殿大堂,背生双翼,衣着白色制服裙子的圣杰薇茜弗涅,悬着笔直修长的右腿,从浮动的光影中,缓缓落地。
按照人类的审美,纯洁圣杰的衣着,还挺新潮。
她的裙子露着两条美腿,一身装束没有任何甲片,看起来非常柔和。胸前的束缚不多,裙子完美衬托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薇茜弗涅在德沃丝之前,是唯一一个,看起来极具女性美丽的角色。
这让现在的德沃丝不仅怀疑,薇茜弗涅,是不是偷看了自己前世的记忆。
“你还在为千年之前的事耿耿于怀?”德沃丝脸上没有威严,脸上一直浮现着温柔的笑容。
薇茜弗涅打量着美丽的德沃丝,她看过德沃丝曾经的记忆。
这位智慧勇敢的王女,在对抗虚空入侵中,奉献了自己的一切。
她温柔仁慈,美丽大方,而且骁勇善战,是世俗现实世界,最完美的女性角色。
薇茜弗涅很高兴德沃丝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正途,她白了德沃丝一眼:“这三千年来,除去圣杰会议见面,你好像从未来过我这里。真要说耿耿于怀,恐怕那是你。”
德沃丝白皙的脸庞微微一红,抿了抿嘴唇,放下身段到前说道:“很抱歉,薇茜弗涅。我的好姐妹,是我曾经错怪了你。”
“你做了正确的事,起码那时候,你认为是对的。德沃丝,我很高兴,你能和我一样,勇于寻找自己的正途。”薇茜弗涅收拢羽翼,天蓝色的面容,五官出现轻微的变化。
她跟德沃丝一样,幻化成为前世的容貌。
头戴紫冠,画着淡青色眼影的少女,恬静温柔。
“我来找你,是为了说服执政官。晋升之地,必须要跟生者世界的力量,达成盟约,我们要联合起来,共同面对噬渊这恐怖的威胁。”德沃丝陪同薇茜弗涅,走向神殿尽头的云海。
薇茜弗涅微微颔首:“我认同你,德沃丝。不过仅凭我们两个人,无法左右执政官的意志。更何况,晋升之地本就不是为了强化力量,而诞生的国度。我们之中大多数人为了得到晋升者的身份,遗忘了过去,也等同于,遗忘了力量。”
“这不是我们需要遵循的正途,为了对抗噬渊,我们可以将这份过去的羁绊,还给大家。”德沃丝下定了决心,她知道,纯洁神庙有着可以强化晋升之地的力量钥匙。
德沃丝和薇茜弗涅心中清楚,这把钥匙,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薇茜弗涅凝视着德沃丝坚定的眼神,恬静的表情,微微动容。
“我的姐妹,你知道归还记忆,意味着什么么?”薇茜弗涅不清楚德沃丝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试炼,但她的大胆提议,若是被执政官听到。
等待她的,可就不是聆听暮钟那种简单的惩罚。
德沃丝,很有可能被放逐…
“等同于否决万古试炼,我知道后果,薇茜弗涅。”德沃丝声音笃定,下定决心。
薇茜弗涅玉手一挥,纤细胳膊缠绕的缕缕轻纱,拨动云雾,浮空的万忆档案所,映入德沃丝眼帘。
德沃丝看着这座至高无上的宫殿,她的心灵仿佛都在颤抖。
无数在生者世界,付出一切,奉献一生的灵魂,他们荣耀、牺牲和奉献,都被所谓的‘正途’封印在此。
正途何其不公,德沃丝不明白,晋升之地,为何不能将这些宝贵的记忆,归还给这些高贵的灵魂,让他们再次休养生息,享受安乐。
难道好人逝去,不应该享乐,拥有轻松的生活么?
“我们还需要去找其他圣杰,让他们来帮我们。不过我们首先需要去说服他们。”薇茜弗涅很自然的成为德沃丝的同伴,她们决心要向执政官发起挑战。
德沃丝一脸愧疚:“其实你不需要做这些,我可以自己一人找去执政官。”
薇茜弗涅握紧德沃丝的手心:“那怎么行,既然要否定‘正途’,发动变革,我宁愿是其中的参与者。而且,我不想你被放逐,你和我不一样。生者记忆,我了无牵挂,但你还有执念。”
“谢谢你,薇茜弗涅。”
碧玉年華愛上妳 夜醉思故人
“我们是伙伴,不用感谢我。”薇茜弗涅双手握住德沃丝的玉手,抬至胸前,温润的眸子,满是温柔。
德沃丝迎合着薇茜弗涅的目光,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的姐妹,虽然我们现在是同伴,但你为何偷看我前世的记忆,还对我灵魂深处的执念,了如指掌。你这可是偷窥。我现在很怀疑,你当初成为圣杰的时候,意志相当不纯。”
—————
薇茜弗涅脸红,躲闪着德沃丝的目光。
“这怎么能是偷窥,而且,我只是拿回了自己的记忆。你的记忆,我是不小心看错了。”
“好一个不小心呢。那你告诉我,我的执念是什么?”德沃丝对于前世的记忆,其实也很模糊。
她没有正式拿到自己的记忆,只能微微感受到,自己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撩动她的心弦。
“一个为王国付出一生的怀春少女,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薇茜弗涅向德沃丝透露了最关键的信息。
德沃丝有点接受不了自己前世的记忆,难道我活了一辈子,连个喜欢的男性都没找到?
难怪我遇到罗文…
唉,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个。
“这是钥匙,你可以自己去看前世的记忆。”薇茜弗涅为德沃丝打开了浮云阶梯。
德沃丝摆摆手婉拒:“等执政官开启万会议忆档案馆的时候,我跟大家一起取回前世的记忆。”
“好吧,那我们去智慧神庙找塞尼厄斯,他应该会认同我们的想法。”
“我们为什么不去找山德里娅,她跟我们同是女性,会更好说话。”德沃丝提议。
薇茜弗涅给了德沃丝一个你懂的的微笑:“晋升者现在的性别,可没有规定,必须要跟前世一样。”
德沃丝听说过这个传闻,但她从来没有证实过。
一想到薇茜弗涅看过其他晋升者的记忆,德沃丝脊背发凉。
她刚刚才被薇茜弗涅握手,搂腰,做了这么多亲昵的举动,若是薇茜弗涅前世是男性…
德沃丝现在满脑子都是罗文的影子,她紧张到额头都渗出了汗水。
逆天战神 忘记过去
薇茜弗涅看着德沃丝紧张的小表情,心中知道,她在这一世,心中的执念如愿了。
前世的怀春少女,没有了曾经的遗憾。
“你害怕什么?我又没说我是男的。我前世可是圣光之教的大祭祀。”
德沃丝右手捂脸,偏转身为,遮挡红晕。
“你们这些晋升者真有意思,还真会选择与自己不一样的性别?”德沃丝表示不能理解。
薇茜弗涅摆摆手:“这是大家的自由,再者,晋升者和圣杰,都被打上了灵魂铭刻,性别还有区别么?”
“但要是找回了记忆呢?”
“那就试着接受呗。又不是非要谈情说爱,晋升之地可是又许多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去做。”薇茜弗涅说道。
德沃丝脸更红了:“哼,你再阴阳怪气的,我可就不跟你呆在一块了。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我脑子里全都想着谈情说爱么?”
薇茜弗涅不以为意:“这有什么的,谈情说爱,也是正事。没什么可避讳的。哦,对了,你前世是单纯的怀春少女,可能不懂。”
“好了,好了,去办正事。办正事。”德沃丝羽翼一展,二人飞跃云海,飞向空中的智慧神庙。
……
弗丁手持漆黑的瑞泽布水晶,那是达利安给他的武器。
父亲活着的时候,告诉达利安,这块水晶虽然包涵暗影,但它的内在,是至高无上的圣光之力。
我这一生,无法与它沟通融合,我将希望寄予你,希望你能融合它,或是找到能与它相融的人。
达利安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克鲁斯打断了他的一根胳膊,踩碎了他胸前数根肋骨。
然而,黑暗渴望着克鲁斯却再无法向前一步。
此刻,弗丁发出高亢的呐喊,黑暗水晶中的暗影被无上的圣光击碎。
强大的圣光之力环绕弗丁周身,他仿佛找回了圣契的力量。
冥冥中,还是那一抹声音在激励提里奥·弗丁,弗丁手持水晶,冲向克鲁斯,发动最后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