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hne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起點-八十四上山相伴-st8tt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小說推薦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我被李瞎子的一句话彻底的惊到了,连问到李叔你可是在诓我?
都说算命的喜欢先挑说好听的话,把你的命说的非常好,把你的吸引力给彻底吸引住,这是算命先生的一种惯用的伎俩,在你“心花怒放”暗暗幻想美好生活的时候,他突然给你说个有什么灾啊!劫啊!难啊!让你花费更多的钱去消财破灾!
我听到李瞎子说,要有至亲之人为我挡劫而死,在也无法镇定,我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可以不能不在乎身边的亲人因我而死,急忙跳了起来急促的问道:“李叔到底是我身边哪个女性亲人,为我挡劫而死”?任何事情只要关系到身边至亲好友,每个人都无法淡定。
李瞎子很淡定的笑了笑对我说,小友老夫可不是那些江湖骗子,要用这些小把戏去骗一个年轻人,命中注定不可说透说透啊!说着他摘下了黑色的眼镜,只见他两个瞳孔白蒙蒙浑浊不清,这是白内障?还是先天性的?都说算命的人是“五弊三缺”好人就没有干这行的,泄露天机是要遭报应的,不是缺胳膊断腿就是瞎子,要不就是孤寡一人,正因为如此一些骗子会伪装自己戴个墨镜装瞎子,以博取人们的信任,当然这只是对部分算命的人而说,那些骗子反而不存在,反正那些骗子都是胡编乱造,根本不存在什么泄露天机。
我看了半天确定他是一个瞎子,然而瞎子又怎么样?让我轻易的去相信他?还有他不是说什么未卜先知吗?我到要问问他关于蚩尤魔魂的事,看看他如何对答!想到这我就问到,李叔你说我被阴魂之物烦恼,不知从何说起?
李瞎子熟练的把眼镜戴上,用毛笔在纸上写着什么东西,半天他停下笔来对我说,天机不可泄露,这个等你拿回去在看,切记路上不要打开,说着他把那张纸折叠起来,放在笔案前对我说道:“小友你且去吧”!
我被他搞的有点不知所措,这不像是算命先生的风格,我拿着他写的字对他说,李叔不知卦金多少?李瞎子哈哈一笑!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小友我们今日有缘相见,不知老夫能不能渡你一程!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这一世不过是繁华一场!
我家蘿莉是大明星
镇宅青花瓷 羊毛豆豆
九九仙尊 血剎修羅
小友有缘再见!我感觉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推了出去,他最后的声音好似一阵回音一样,回荡在我心里久久不散!李叔~李叔~我被推出了房门,眼睛一花在看哪里还有什么天命轩!和那装饰老式的房子,四周的街道冷冷清清,唯独不见这个房子,难道我是遇到神人了?还是今天喝了假酒?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前妻乖乖別跑
再次路过电影院门口的时候,夜已经深了街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我一路上克制着好奇的心里,几次想要打开李叔给我的字,看着手中的字才肯相信这一切原来不是梦,回到了干爸干妈的家里,他们已经睡下了,我没敢大声走路怕惊扰了他们的睡眠,进了卧室打开房间里的灯光,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李瞎子给我的纸,只见纸里夹着一张黄符,在纸上写着几行字。
我不知道这符有什么用,索性把它放在一边,专心的看着这几行字,月圆潮汐见阴魔,雷电交加失至亲,红粉佳人皆是空,生死已是命注定,改头换面断魂人!
不死靈軀 黑屋作者
魔神逸聞錄 宇雨
这是什么意思?一句藏诗?还是一句迷语?我看着这张纸上的字翻来覆去的读,却是怎么也猜不透里面的意思,一夜无眠!
看来有必要去舅爷的道观走一次,去问问他的想法,很多事情需要请教他,算算时间离上次我们分开已经有三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他回去后给我炼制的九转玉露金丹,进行的怎么样了!我现在对什么九转玉露金丹,不感兴趣,既然天意注定我死劫难逃,吃什么金丹有什么意义?
除非吃一颗羽化升仙的金丹,做个神仙远离红尘的“纷纷扰扰,尔虞我诈”,人世的险恶和善变的人心让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可是我又放不下这尘世中的亲情友情爱情。
何况我也不想自己身边的亲人因我而死,自己的命自己掌握,如果非要死一个人才能解决这一切,我宁愿那个人是我。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眼睛红肿的早早的起了床,熬夜伤身,以前上网吧包宿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不睡觉怎么样!这一次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夜没睡好像一下子憔悴了几分,可能是思虑太多了吧?干爸干妈见我这样急忙关切的问我,小雨你这是怎么了?一夜没睡好吗?昨晚上去了哪里几点回来的?
听着二位老人的真诚的关心和问候,我心里一暖,心里暗下决定,我一定要改变这该死的命运,就算是改变不了也不能伤害到他们,因为我的身边还有这么在乎关心我的人,于是我对他们说干爸干妈我没事,可能是没有睡好,我想去舅爷的山上走走,想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早点解决这些事。
懸陵山
干妈温柔的递给我一杯牛奶,对我说小雨你不要想太多了,桥到船头自然直!即然你想去黄道爷的道观走走也好,散散心听听道家的“道德经”也许会让你心胸开阔,让敏丫头和你一起去吧!她最近也因为雨萱的事头疼的很,干妈永远是那么的善解人意!
我确实因为这些事忽略了身边的人,想想还真的是亏欠她们,等所有的事情结束了,我一定好好的陪陪她们,好好的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至于对象是谁?胡敏还是罗雨萱,我现在心里暂时没考虑那么多,这两个女孩身上都有吸引我的地方,只是选择谁对我来说是个致命的课题,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干妈见我眉头紧锁着,以为我又在为蚩尤魔魂和罗雨萱的虫蛊之事烦恼,她走过来对我说不要用皱着眉头啊!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敏丫头,你们要快去快回啊,家里没有你们会很冷清的,说着她莞尔一笑!这一笑挥去了我心里的阴霾,她的笑容特别的温暖和治愈,生活不管怎样还是要继续前行!
下午我和胡敏如约的从市里,坐上了去往九鼎铁刹山的车,我看看身边的她显得有点憔悴,那份调皮和活泼依然还在,她笑着对我说:“金雨怎么今天不见你变成国宝熊猫了”我不知道我的黑眼圈有多重,但还不至于是变成大熊猫吧?
很明显她在故意逗我笑,我微微一笑对她说,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啊!“白骨精”很明显她瘦了很多,两个年轻人在车上嬉笑打闹着,不知道明天等待他们两个是什么?但也许这才是我幻想中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