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73t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第420章 佛卡司令熱推-6f57p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
晚上六点半。
漆黑的天空早就笼罩佛卡高塔,在狂暴的雨势之下,这世间仿佛只有这一座城市,屹立在白魇之海之畔,充斥着一种寂寥的意味。
市政大厅,顶楼的一间贵宾休息室。
窗前,佛卡本部军队司令菲龙中将站在那里,嘴上的雪茄一亮一亮,烟雾从鼻口中涌出,他的面容在烟雾中若隐若现。
近三米的身高,让菲龙中将仅靠身高优势,就给人一种山岳般的压迫。
如今,身为佛卡高塔军队的最高指挥官,菲龙仅靠一个眼神,就能让一个新兵吓得当场跪下。
星神 乘风御剑
休息室里,罗厄子爵站在桌前,面庞微微抽搐,以他此行来此的身份,代表的是星奥帝国皇室,本不需要如此恭敬。
但是,真到了菲龙中将面前,罗厄子爵始终不敢坐下来,若是这凶神真的找一个借口,抬手拍死自己,星奥帝国皇室最多谴责一番,不会追究什么。
整个东大陆各国,对于菲龙中将的态度,都非常友善。
毕竟,若是没有这位将星,佛卡高塔这三十年来,也不会在抗击海兽军团的战事上,一直取得优势。
“菲龙中将……,他的实力真的快要突破到七境了么……”
罗厄子爵目光微抬,瞅着窗前如山一般的背影,心跳不禁加速。
本以为时隔十年,再次见到菲龙中将,不会再有少年时的局促畏惧,想不到这种感觉更甚了。
“时间过的真快啊!一晃就十年了,记得上次见到罗厄子爵,你还是星奥帝国的一个新兵吧,当时还没距离尉级还有一段距离……”
“想不到十年不见,罗厄你已经贵为子爵,还代表星奥帝国皇室出使我们佛卡高塔。十年前的那批新兵里,我真没注意到罗厄子爵,看来当年真的有些看走眼了……”
菲龙中将的声音响起,如同战鼓一样,在房间里回荡,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在罗厄子爵心头。
十年前的那批新兵?!
罗厄子爵心脏一跳,脑海中浮现一群人的面孔,旋即他警醒过来,压抑下情绪,面色如常的恭声道:“我只是占了一点运气,真若是能力,当年那批新兵里,我确实不够看,比我强的有很多。”
话语一顿,他神情一变,露出带着一丝恭敬的笑容,“当年的那批新兵,有很多人成了星奥守卫军,这次保护我的人里,就有不少当年的新兵。菲龙中将有印象深刻的么?需不需要叫过来,与您叙叙旧。”
“不用了。说正事吧。”
十六小時的地球 林岱基
菲龙中将摆手,头也不回,“星奥帝国皇室这次派你来,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具体内容您事先应该知晓,我只负责送来协议的酬劳。顺便,我们星奥皇帝祝您,这次能顺利突破,跻身七境,那会是整个东大陆之福……”
罗厄子爵躬身,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一一说了出来。
他嘴皮子很溜,一番祝词如同是即兴发挥一样,说得声情并茂,换成是其他人,恐怕听得会动容不已。
窗前的玻璃上,倒映着菲龙中将的面庞,烟雾缭绕中,他似乎笑了一下,似是很满意。
“替我谢谢贵国皇帝。下次星奥皇帝若能来访,我会用珍藏的美酒招待他……”菲龙中将说了一句。
罗厄子爵微笑,再次行礼,身为皇室代表,一系列的礼节一定要到位,不管菲龙中将是不是能看到。
“那么,菲龙中将,不打扰您了。待会拍卖会上,再会。”
这般说着,罗厄子爵躬身后退。
“等等……”
突然,菲龙中将抬手,一股莫名的气息笼罩过来,让罗厄子爵动弹不能。
顿时,罗厄子爵大骇,他其实很清楚,菲龙中将不待见自己,这凶星真要在这里,将他击杀?
此时,菲龙中将转身,褐色短发下的面容,如同刀刻一样冷硬,注视着面前的年轻子爵,忽然笑了笑,“罗厄子爵,你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想起一个人,向你打听一下。”
前世今生那段爱
“菲龙司令尽管问!”罗厄子爵连声道。
“我记得十年前,来佛卡高塔特训的那批新兵中,有一个新兵很有天赋,叫什么我忘了。听说在那一批的军部精兵中,他被称为未来将星,怎么这些年,没听到他的消息……”
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菲龙中将拇指食指捏着粗·长的雪茄,漫不经心的问道。
未来将星!?
那个家伙……
罗厄子爵连忙低头,眼底掠过一丝癫狂的狠厉,语气平静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那一批新兵中,我返回大星奥郡,就调往行政处了。据说后来有人去执行秘密任务,失踪了好些人。”
“如果菲龙中将想知道,我等会就去调查一下,拍卖会上给您一个答复。”
“嗯。是么,那算了。只是突然想起来,随口问问,毕竟,这些年来遇到的‘未来将星’太多了,也没见几个小家伙冒头,来接我们的担子……”菲龙中将摆手道。
罗厄子爵面色一整,“菲龙中将正值壮年,跻身七境的话,寿命又能延长百年以上,再战三十年都不成问题。咱们这些后辈,哪里敢说接您的班。”
“呵呵……”
菲龙中将笑起来,很是开怀,又寒暄了几句,便下了逐客令。
砰!
贵宾休息室的大门关上,罗厄子爵下了楼,来到属于自己的休息室,启动屏蔽装置后,他瘫坐在椅子上,身体放松后,冷汗一下子渗透衣物,即便休息室里的暖气很足,冰冷的汗水依旧一个劲的冒出来。
深吸口气,罗厄子爵摸了摸苍白的脸,脸色立时变了,面庞狰狞如厉鬼。
天地穹廬
“又是那个废物,连老婆、战友都保不住的废物,这都十年了,还有人不时念叨他,连菲龙中将这样的人物还记得他,为什么……”
“我哪里比他差了,这该死的家伙,都已经死了,还留下一个祸害……”
【完】煞妃 如沫
“等着吧,嗬嗬嗬……”
罗厄子爵癫狂大笑,旋即起身,清洗身上的汗水,等会拍卖会上,可不能漏出什么纰漏。
……
另一边。
顶楼的休息室中,菲龙中将端坐在特质的大椅子上,沙发上坐着一个新的客人,北区商会的会长白鬃。
与体型庞大的菲龙一比,白鬃丝毫不占优势,在气势上更是弱了一筹。
“看起来当年的那个新兵蛋子,真的出意外了,可惜啊……”
菲龙中将叹了口气,又点了一根雪茄,吞云吐雾,面前的桌上,星奥帝国皇室送来的礼物清单,被他随意的丢在一边。
在桌子中央,端正放着一份文件,是白鬃刚送过来的,翻开第一页,是一个军人的资料。
错吻高冷男神
“哼……,看来菲龙老哥你,对这个小辈很看好嘛!十年前见到的新兵,到现在还记得。”
白鬃咧嘴嘀咕,拿了一根雪茄,放到鼻子上闻了闻,这是特供雪茄,外面是抽不到的。
随即,他拿出一个盒子,将面前的雪茄盒拿空一半,揣进兜里,而后又取了一根……
瞧着老朋友的市侩做派,菲龙中将摇了摇头,白鬃越来越像一个小商人了。
“我从军这么多年,那个孩子是我见过最有才能的,真的是未来将星啊!当时我就想将他留在佛卡高塔,可惜……,玛德……”
菲龙中将突然拍着桌子,爆了一句粗口,“星奥帝国军部的那些老东西也有眼光,死活就不肯放人,现在人都不知道到那里去了。这群老东西真不是东西!真他玛德……”
“你下手轻点,这桌子很贵啊!”
白鬃心疼叫道,“你和我的情报网加起来,也找不到具体线索,应该就是凶多吉少了。你就别念叨了,你该庆幸,当初没和那小家伙多接触,否则现在人没了,更加不好受。”
菲龙中将叹了口气,无奈道:“算了。不谈这些,你们北区商会,与西和会是怎么回事?最近闹得有点凶,要不要帮忙?我派秘密部队,将西和会……”
抬手,菲龙中将做了一个抹杀的手势。
在佛卡高塔,外界的人都不知道,菲龙中将与白鬃是几十年的生死之交,当初两人出道时,一起从北区厮杀出来。
后来,菲龙从军,白鬃一直暗中支持,并为了菲龙中将的履历清白,将两人关系的相关消息,悉数抹除掉了。
如今,两人一个掌控军权,一个是北区势力的龙头,彼此暗中配合,可谓是整个佛卡高塔的巨擎级力量。
“不需要。有人碰巧来了佛卡高塔,愿意相助,搞定西和会,万无一失……”白鬃嘿嘿笑道,很是得意。
别看两人都是小山般的体型,很容易被人误会是四肢发达,动脑简单的人物,其实不然,白鬃确实是表里如一。
菲龙中将则不同,不仅有勇冠三军的六境巅峰武力,也有卓越的指挥才能,熟悉他的人都明白,后者才是菲龙中将最可怕的地方。
因此,每次白鬃遇到难题,总会请教菲龙,这让白牛大叔总有点没面子。
这一次,不需要菲龙出谋划策,就有了搞定西和会的计划,白鬃自然很是得意。
“哦?说说看……”菲龙中将来了兴趣。
白鬃也没有隐瞒什么,将大概的计划说出,只是没有提及林川,只说是当年救他的老艾丹大叔所属的组织。
“哦,老艾丹大叔……”
菲龙中将动容,当年白鬃遇到的危难,远比如今要凶险的多,幸亏有老艾丹大叔出手,才保下了好友的性命,也保住了北区商会。
并且,菲龙当年也正是亲眼目睹六境的强大,后来拼命修炼,才有了后来的强大武力。
“这计划很周详,老艾丹大叔所属的神秘组织真是人才辈出……”
菲龙中将又狠狠吸了一口雪茄,胸口的烦躁更甚了,这些年来,东大陆的武道、机械领域,还有各大势力都是人才辈出,但是,各国军部还都是那些老人,颇有些青黄不接的趋势。
“十年前被称为未来将星的那几个小家伙……,一个都没有成长起来……”
“别在这里发牢骚了,像个女人一样唠唠叨叨,有什么意思,拍卖会快开始了,我走了……”
说着,白鬃起身,高喊了一声,祝菲龙中将顺利跻身七境,而后推门走了出去。
门外,一双双眼睛瞪了过来,看着白牛的眼神都不太友好,似是在怪责这家伙占用菲龙中将太多时间,这么多人还等着拜访送礼呢。
“哼……”
開局壹條超凡狗
猎户的辣妻
白鬃表面笑呵呵,下了楼去,顺便发了一条讯息,问儿子鱼叉,那边什么时候才能到。
与此同时。
林川的住所,壁炉的温度,让整个大厅暖洋洋的,如同暖春一样。
美女的護花高手
蓝小喵趴在窝里,看着墙壁上的大光屏,一边啃着零食,丝毫没有跟林川一起去市政大厅的意思。
“小喵,真的不一起去么?拍卖会很有趣的哦……”林川试图引诱小喵。
“喵……”
蓝小喵微微侧着小脑袋,给了一个→_→的眼神,以为它是刚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嘛,拍卖会是什么样的,它再清楚不过了。
这种拍卖会又没有什么吃的,无非就是竞拍一些对喵无用的东西,哪里有待在窝里舒适……
林川托了托镜框,也很无奈,这喵大了,真的不好骗了。
“小喵,你真的不走么?说不定有惊喜哦?”林川又努力了一把。
蓝小喵抬起爪子,指了指日历,今天是周日,身为一只喵也是需要过休息日的,而后,它又指了指窗外,漆黑的夜幕也挡不住大雨的瓢泼之势。
在这样的夜晚,还要去参加什么拍卖会,这种群集性的聚会,充斥着各种阴暗的目的,它一只纯洁的小喵就不去搀和了。
“好吧……”
林川无奈,只能一个人去了,下了楼,坐上白牛鱼叉的车,悬浮车发动,朝着市政大厅而去。
“喵……”
蓝小喵欢呼的叫唤,在地板上打着滚,这个房间今晚都属于它了,这温暖的窝最适合开舞会了。
随即,它取出一只只小白们,启动之后,让它们围着屋子转悠,不时发出奇异的叫声,如同乐曲一样,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这些声音穿过墙壁,引得四周的许多动物回应,不小一会儿,一只只夜鸟,小野猫都窜到了窗户外,朝着里面观望,却是不敢试图闯进去。
大厅里的小蓝猫,看起来个头很小,只有巴掌大,却让这些动物们充满畏惧。
远处,一栋楼顶的柜子里,一个雾影忽有所觉,也听到了这奇异的声音,这欢快如乐曲般的叫声,让其躁动的能量竟是舒缓了不少。
“这是……,谁的……歌……”
柜子里,响起断断续续的沙哑声音,雾影一闪,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