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par精彩都市异能 柯學驗屍官 愛下-第365章 數學破案推薦-3mxe6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未成年人,听到这个答案,降谷零和风见裕也都沉默了。
这的确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如果凶手是未成年人,即使把他抓到了,也没法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而林新一比他们更加为之头疼:
因为他已经知道,现在(1996年)曰本法律对绝对无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比他认知中的14岁刑责年限还要再大2岁——
是的,曰本在2000年以前:
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都无需承担任何刑事责任。
直到1997年的“神户儿童连续杀害事件”激起了强烈社会反响,曰本国会才在2000年,将将犯罪刑责的最低适用年龄从16岁降至14岁。
而“神户儿童连续杀害事件”中,专挑小学生下手,用分尸、毁尸等极其残忍血腥的手段,连续杀害2人、重伤3人的凶手“少年A”。
因为其作案时仅有14岁,所以被捕后在少年感化院住了7年不到,就被放出来了。
2015年,早已重返社会的凶手“少年A”还根据自身经历写了本自传,据说赚得盆满钵满。
所以….
面对未成年人作案,林新一感受到的只有无力:
“16岁的刑责年限…”
“如果我的推测成立,那凶手的生理年龄,是绝对会小于16岁的。”
“也就是说,我们唯一能做的…”
“就是把他送进少年感化院,帮助他‘改过自新’,日后重返社会。”
林新一不知道曰本的少年感化院改造效果到底如何。
但是想一想,凶手“少年A”长大之后还有脸出版自传吃人血馒头….这思想改造的效果,就很值得怀疑了。
“林管理官…”
风见裕也抱着一丝希望,自欺欺人地问道:
“凶手真的会是未成年人么?”
“会不会是您猜错了?”
“我也希望我是错的…但目前来看,凶手的确大概率是个未成年人。”
林新一语气艰难地回答道:
“首先,凶手在草坪上留下的脚印鞋号较小,这说明其身份大概率为身材娇小的女性,或未成年人。”
“其次,凶手在偷袭中连续两次用金属锤命中死者,却只是给死者造成了轻伤,这能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他力气不大,是个体力较弱的女性,或是没发育成熟的未成年人。”
“第三,凶手在屋内亮灯的情况下仍旧选择闯入偷袭,说明他胆量极大、做事冲动、不顾后果,这同样符合未成年凶手的心理特征。”
“最后,创道走向证明凶手杀人的动作是‘向下扎刺’,而凶手在用刀扎刺死者的时候,命中的位置是右上腹部。”
“而如果是身高正常的成年人,把刀高高举起,再向下扎刺…”
林新一试着在风见警官面前做了一个举刀过肩的动作。
當愛成殤 塵柒七
以他比一般成年人还有高上不少的身高,用这种方式面对面朝着目标扎下去,刀刃命中的只会是脖颈和肩膀。
换成稍矮一些的成年人,也只会扎到胸膛。
“可凶手扎到的却是更下方的腹部。”
“这说明相比于死者山崎先生,凶手的身高要矮上不少。”
MyQueen之继承者 巫海幻
“山崎先生本人就不算太高,如果凶手还要更矮许多的话…那就只能是未成年人了。”
说到这里,林新一的脸色已然有些难看。
但他倒还是给自己留了一番希望:
“当然,因为搏斗中双方体位无法确定的原因,仅仅从伤口位置来判断凶手身高,其实是不严谨的。”
“所以,我还得到现场做更细致科学的调查。”
“如果幸运的话…或许能推翻我的想法。”
“这…”风见警官讷讷地愣了一会:“那要是调查出来,凶手真是未成年人呢?”
聖靈劍訣
“…….”一阵沉默。
降谷零也将目光投向林新一,似乎是在期待着,这位名警官的回答。
“我们是警察,是执法者。”
林新一神色落寞地叹了口气:
“依法办事吧。”
………………………….
鉴识课的人员装备很快被送到现场。
林新一换上发套、鞋套、口罩、防护服,小心翼翼地踏入现场。
而他还没有深入案发的客厅区域,就在玄关的位置停下,指着那扇洞开的别墅防盗门问道:
“这别墅的门,是谁打开的?”
“不知道。”风见警官摇了摇头:“这门本来就是开的。”
“凌晨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就是这个样子。”
“这…”林新一眉头微蹙。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稍微打量了一下那扇完好无损的防盗门,就提着一只大大的勘察箱,进入到别墅内部。
再然后,他也不忙着去仔细勘察现场,而是径直走进了那血迹斑斑的厨房。
这是死者被扎中那致命一刀的地方。
降谷零和风见裕也好奇地跟了上来,他们都想见见这位林管理官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法宝。
然后…
只见林新一拿出了尺子,铅笔,橡皮,演算纸,还有计算器。
月吒下凡恶魔别跑
“这…”见多识广的降谷先生都看不懂了:“林先生,你…这是要做数学题?”
“就是要做数学题。”
林新一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指着死者尸体位置旁边,那墙壁上的一片喷溅状血迹说道:
“这是人体动脉血管破裂所形成的喷溅状血迹,喷溅状血迹往往提示第一现场,即加害的起始位置。”
“找到喷溅状血迹,大概就能找到死者中刀那一瞬间的位置。”
“而尸检报告里提到,死者创口内部有明显的移动性创道,创口表面的皮肤也有向上方一侧大幅拉扯的特征。”
“所以大致可以判断,凶手在拔刀的那一瞬间,死者的身体还是在向下‘运动’的。”
“也就是说,凶手在一刀刺入死者体内之后,随即就把刀抽出来了。”
“而死者体内的血液,也就在这时候大量喷溅出来。”
“所以我们只要能确认血液喷溅点的‘高度’,就能间接确认死者中刀时的体位,从而判断出凶手的大致身高。”
“额….”降谷和风见听得二脸茫然:
“血液喷溅点的高度…这怎么确认?”
“靠做数学题。”
林新一一边说着,一边拿着尺子,小心测量起了那些喷溅状血滴的长度和宽度:
“血滴接触客体形成痕迹,如果客体表面光滑、平整,血痕的形态要么呈圆形,要么呈椭圆形。”
“也就是说,滴状血痕的总体形状是椭圆形。”
“椭圆形的其中一侧形态光滑,被称之为‘头部’。”
“另一侧会形成类似小尾巴状的痕迹,被称之为‘尾部’。”
“根据滴状血痕的形态,可以判断血滴接触客体时的角度。”
“椭圆形的长边与宽边距离相差越大,则说明血滴接触客体的角度越小。”
“哦…”降谷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风见:“???”
你懂了什么啊?
我怎么不懂?
他仍是一脸茫然。
降谷零却是轻轻笑了一笑:
“林先生的意思是,先测量椭圆形的短轴和长轴的比值,然后根据正弦函数确定比值对应的入射角度。”
“其实只是初中数学而已。”
“风见,如果你还记得狙击课上教的弹道计算方法,就能很容易理解这些知识了。”
“你还会使狙击枪?”
林新一好奇地插了句话。
“这是我们公安的训练课程。”降谷零不置可否地回答道。
“那好。”
林新一很不客气地往他手里递去了纸和笔,还有计算器:
“我来量,你来算,加快工作速度。”
连狙击弹道都会算的特工,总不至于连计算器都会摁错。
所以他放心地把算数的工作交给了降谷零,还顺口嘱咐道:
“千万不要算错了。”
“每一个血滴的测量和计算都必须准确,不然最终的误差会相当可怕。”
说着,林新一继续埋头工作。
这项工作十分繁琐:
他得先选中一片血迹集中区域,再测量出集中区域中每一个血滴的长宽,进而将每一个血滴的入射角计算出来。
根据椭圆形血滴的“头尾”确认方向,再根据血迹的方向性和入射角,采用“拉线法”定位。
即将线的一段固定在血迹的末端,固定点位于血迹长轴上背向血迹尾部的端点。
再将线沿着计算出的方向和角度反向延长。
最终,平面上方几个血迹延长线的交点,就是出血点的位置。
这番工作非常细致繁琐,容易出现误差不说,把多条线拉起来的操作也极其复杂。
千樽一梦
其操作难度之大,恐怕连这个世界里,那些吃了“线线果实”的奇葩凶手,都得甘拜下风。
如果是在未来,完全可以用“计算机程序法”,来代替这种繁琐的“拉线法”——
只需要把现场血迹拿数码相机一拍,再把照片放进血迹分析程度里,就能很快得出结果。
但现在这年代,手机还是诺基亚,林新一能用的也只有这种办法。
只有用最大的细心和劳累,才能相对精确地,把那个出血点的位置找出来。
辣妹媽咪太囂張
林新一就这样埋头忙碌着。
他小心地蹲在那片血迹前,用心测量、计算、拉线,即使额头缀满汗水,也不肯放松休息。
终于,结果出来了。
“计算得出出血点的高度,联系上入刀角度、死者身高,判断出凶手的身高…”
林新一为这结果感到无奈:
“可能连1米5都不到。”
三夫逼上门:夫人请娶
“恐怕,这家伙只是一个国中生。”
“这…国中生?”
如果是国中生,那就铁定是小于16岁了。
风见裕也还是想逃避这个答案:
“林先生,凶手会不会是…先天发育不良?”
————
“你是说侏儒么?”
“这倒不是没有可能。”
林新一深深一叹,语气更加复杂:
“但想一想,如果你是一个成年人,并且知道自己身材矮小、力气不大。”
“你敢拿着把锤子闯进别人家里,袭击一个身强体壮的成年男性么?”
风见警官没话说了:
的确,凶手不仅是个子矮,性子还飘。
更可怕的是…
凤惊九霄:盛宠重生妃 云心
“凶手有这种底气,除了是年轻易冲动,还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未成年人:”
“他知道自己就算是拿着武器入室杀人,成功也好,失败也罢…”
医品兽妃:魔帝,别乱来
“别人都拿他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