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ae5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1124、上天派下來的相伴-dwv0s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大家看得出鲁炎对警方的感激,至少20年来,警方还是一直在关注堂弟的案件。
要不是这次顾晨深夜赶到荷湖乡,估计鲁炎都快忘记堂弟鲁俊已经死了20年。
在大家的相互客气下,鲁炎还是收下了餐费,并亲自送顾晨几人离开餐馆。
看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车牌尾号为AE86的警车,鲁炎不禁感慨道:“看来这次堂弟的案子,有戏。”
另一边,顾晨开车上山,才知道这条山路有多难走。
沿途也有一些小村庄,但规模都不大,基本上每个村庄都是依据地形而建。
根据鲁炎的介绍,沿着这条山路一直开到底,每逢岔路口往左拐。
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时间,当顾晨将车辆开到尽头时,才发现面前是一处下坡路段,而路段的尽头是一处水塘。
整个道路两侧,则是一处不大的村落。
“应该是这里。”顾晨将车调头,开到山坡顶端,拉好手刹后,这才跟大家依次下车。
要说这些年新农村建设的确很好,村落的整条道路上全是太阳能路灯。
顾晨停车的位置附近,也同时听着其他车辆。
一名老人正坐在家门口抽烟,见一辆警车驶入村子,整个人也是颇感意外。
顾晨走向前,主动打招呼道:“老大爷,请问这里是鲁家村吗?”
“啊?”老大爷侧着脑袋,也是解释着说道:“你们说大点声,我耳朵不好使,听不太清楚。”
顾晨瞥了眼身边的同事,这才主动走到老大爷身边,蹲下身,靠近老大爷耳边道:“大爷,请问这里是鲁家村吗?”
“鲁家村?”老大爷这下听明白了顾晨的问话,忙点头道:“没错,这儿就是鲁家村。”
“那鲁俊家你知道在哪吗?”顾晨又问。
老大爷扭过身,指着前方一处老屋道:“鲁俊家啊,就在那。”
“是那栋老屋对吗?”卢薇薇凑过身,确认的问道。
亡者傳 秘水銀
老大爷将手里的烟头一丢,碾上一脚,这才挥挥手道:“走,我带你们过去。”
“那就有劳您了。”见老大爷带路,顾晨几人跟在他身后。
老大爷有些驼背,看上去80好几的样子。
也是一边带路,一边问顾晨:“话说警察同志,你们去鲁俊家做什么?那孩子都死了20年了。”
“我们就是来调查这个案子的。”顾晨躬下身说。
老大爷不由一愣:“你们来调查鲁俊的案子?可是……都20年了呀?现在还能调查出结果吗?”
“总得试一试吧。”顾晨说。
老大爷闻言,也是颇为感慨道:“其实吧,鲁俊这孩子真可惜,家里一儿一女,还有个老母亲,这么年轻就去世。”
“原本那几年想着去跑黑车,赚点钱盖新房,可是后来出了这档子事,家里的新房没法盖了,老婆也带着一个女儿改嫁了。”
“家里只留下一个儿子和老母亲,要不是这些年乡里乡亲的照顾,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
“那鲁俊母亲现在还好吗?”袁莎莎凑近了老大爷,大声问他。
老大爷摇了摇脑袋:“能好成啥样?得过且过呗,孙子如今在读大学,家里平时也就她一个人待着,也就经常在村里到处走走,偶然搭乘同村人的车子,去荷湖乡看看。”
少校荊
老大爷是话痨属性,一开口,根本停不下来。
随后又指了指道路两侧的小洋楼,说道:“你看看,现如今家家户户都盖小洋楼,就鲁俊家还是老宅。”
“要说这鲁俊的孩子将来大学毕业,估计也在大城市发展,不会回到这山沟沟里,所以这房子也不用翻修了,老太婆也得过且过的。”
说话之间,老大爷已经将众人带到老宅门口。
跨过了一条沟渠后,直接敲了敲房门。
“谁呀?”
屋内传来一名老大妈的回应。
“是我,有警察找你。”老大爷说。
没过多久,大门打开,一名身材消瘦的老大妈,站在门口愣愣的看向顾晨。
老大爷赶紧介绍道:“这几位是市里来的警察,说是要调查你儿子鲁俊的案子。”
“你说也是哈,都过去20年了,终于又有警察过来了。”
老大爷一番调侃,随后跟顾晨道:“警察同志,这就是卢俊他妈,你们有什么想问她的,进屋聊,我家里还有点事,就不待这了。”
“有劳您了。”顾晨对此表示感谢。
目送老大爷双手负背离开后,顾晨这才对鲁俊的母亲敬礼道:“您好,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这次过来,是专门调查当年鲁俊的案子,特地过来走访您的。”
重生之風起
“进来吧。”老太太似乎态度冷淡,直接转过身,走进了屋子,随后将客厅的大灯打开。
几人走进屋子,左右观望起来。
老宅为砖木结构,墙壁显得有些陈旧。
客厅的家具都比较腐朽,一看就是有些年限。
老太太在餐桌上,给几人倒上四杯水,这才递给众人道:“这大晚上的来我家,你们也够辛苦的,山里寒气中,比较冷,你们应该多穿点衣服。”
“谢谢您,我们开车过来的,车里有空调。”卢薇薇接过热气腾腾的水杯,也是淡笑着回应。
老太太随后示意大家随便坐,自己也坐在一处木椅上,双手放在膝盖处,显得非常拘谨。
顾晨见气氛有些尴尬,于是赶紧解释道:“因为这次市里集中行动,要将当年的陈年旧案都处理一遍,我们刑侦组分到的是您儿子的这起案件。”
“但是因为这起案件跨度20年,而且当年也不是我们在办理,所以这次过来呢,我是想向您了解一下当年的情况。”
“害。”老太太叹息一声,看着顾晨稚嫩的脸庞,也是淡淡说道:“看你这么年轻,应该也才二十出头的样子。”
“要算起来,20年轻,你应该也才几岁的样子。”
“是的。”顾晨点头承认,也是笑笑说道:“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调查案子,目前我们正在搜集当年整理封存的资料,另外,还需要走访一下当事人。”
说道这里,顾晨还不忘提及道:“我们晚饭是在荷湖乡的餐馆用餐,老板是鲁炎,鲁俊的堂哥,他也跟我们说了一些当年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想着警方大老远过来,还见过鲁炎,老太太顿时也是敞开心扉道:“其实,当年鲁俊走的突然,让我们没有一点准备。”
“那时候,警方的调查也毫无头绪,主要是鲁俊是在水库里发现的,很多线索无从追踪,所以案件调查一拖再拖,到最后就不了了之。”
“之前我也曾经去警局问过调查情况,可当时你们警察跟我说,案件正在调查,正在调查,反正每次过去就这句话。”
“后来我也想明白了,并不是每件案子,你们警察都能够找到结果,可能我儿子的死,就是这种情况吧。”
说道这里,似乎又是想起了伤心往事,老太太吸了吸鼻子,眼眸忽然湿润起来。
她赶紧擦了擦眼角泪珠,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顾晨默默点头,也是淡淡说道:“当年没能给您一个交代,是我们的责任,所以这个案子我们会一直负责到底的,绝对会给您儿子一个交代。”
“是啊。”卢薇薇也道:“凶手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一定找出来,让凶手接受法律的制裁,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
“我当然想相信你们。”见顾晨和卢薇薇说的轻巧,但老太太还是不抱希望的道:“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20年了,很多事情都已经是物是人为,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只要我知道的,还能记起来的,我都告诉你们。”
顾晨看得出来,其实老太太也并不抱太大希望,毕竟时间可改变很多。
随后顾晨将执法记录仪打开,掏出笔录本问道:“您儿子当年出事的前后几天,有没有与人发生冲突?”
开着房车回大唐
“没有。”老太太摇头说道:“我儿子相当本分的一个人,从不跟人结仇。”
“可我听他堂哥鲁炎说过,他曾经跟人打群架,还被拘留过。”顾晨虽然从鲁炎那里听说了一些关于鲁俊的事情,但需要在老太太这里验证一下。
老太太毫无保留的道:“没错,是打过群架,但是开黑车的司机,你去问问,哪个不打架?当时也是咱们荷湖乡有人被欺负,所以大家才抱团跟另一伙人谈判,结果没谈下来,打起来了。”
“我儿子当时傻乎乎的跟其他人一起,很多人被后来赶到的警察给抓了,然后就被关了几天,可这事也不能说明什么吧?那都是他出事前很遥远的事情了。”
“就算有人要报复他,也不可能一年后再来报复吧?”
顾晨闻言,默默点头:“那就是说,您儿子鲁俊在出事之前,并没有跟人起过冲突?”
“没有没有,我儿子出事之后,我都问过其他同乡的黑车司机,他们都说鲁俊根本就没招惹过谁。”
“他每天都本本分分的开车赚钱,再说他骨子里也就是本分的人,他招惹谁啊?”
顾晨捕捉到一些信息,继续问道:“老太太,您是说,您儿子鲁俊性格老实本分,对吗?”
“对,从小这孩子就不怎么爱说话,为人热情,长得也是老实本分。”
“你要说他去招惹过谁,不好意思,这个还真没有。”
“那可能这起案件的起因,并不是仇杀。”王警官托腮思考片刻,给出自己的见解。
偽村姑的錦繡田園 湘諾
卢薇薇问道:“老王,你的意见是,鲁俊的死,可能是一起偶然事件?”
“大概率是这样。”王警官默默点头,也是淡淡说道:“要说黑车司机,平时跟谁起冲突?最多就是乘客,价格谈不来,或者谈不拢,要么就是竞争对手。”
“可之前我们在山下荷湖乡那头,跟鲁俊的表哥鲁炎也谈过,混乱的竞争关系,那是最初,后来经过几轮谈判,其实这些黑车司机都已经达成默契。”
“要说再发生抢客源争夺地盘,那就有点不太可能,所以我认为是第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是跟乘客起了冲突,可能是因为车费的事情。”
“不会的,我儿子开车做生意,从来赚的都是良心钱。”怕警察误会,老太太也是极力澄清道:
“我儿子开车拉客,从来都是谈好价格再走,童叟无欺,从来不给人绕远路。”
“相比较其他人,他这么老实本分的一个人,怎么会因为车费问题跟人闹矛盾呢?不会的,绝对不会。”
“老太太。”顾晨抬头看着她,问道:“你能保证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当然,我用我的人格保证。”老太太态度坚决。
“好吧。”顾晨默默点头,开始沉思起来。
但同时也考虑到鲁俊的具体情况,那就鲁俊在大多数人眼中,一直都是老实本分的一个人。
可老实人突然被杀,沉尸水库,这说明什么?
顾晨自己在脑海中给出了集中可能性,那就是抢劫杀人。
在20年前,监控网络还并不发达的时候,的确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而且顾晨在山下荷湖乡,与鲁俊的表哥鲁炎聊天过程中,也了解过一些。
鲁俊跑的地点,大多都是城乡接合地域,也就是说,不在市区,而在市区与乡镇线路。
我这七十年 香飘红叶
这种地方,的确很容易发生一些抢劫事件。
再加上鲁俊看上去老实本分,很容易成为一些别有用心人的抢劫目标。
快穿之渣男找打 秀色玲瓏
根据这些推断,顾晨首先排除了因为矛盾而产生的纠纷,进而遭到他人报复的可能。
而是把原因定性为凶手偶然作案。
这点来说,跟当初那些同行民警调查结果是一致的,也就是不存在仇杀的可能,或许是随机作案。
随后顾晨又根据老太太的回忆,将鲁俊的具体信息补充完整,竟可能多的搜集有用线索。
可所有线索一对比,似乎都验证了之前的说辞,那就是,凶手很有可能是随机作案,而鲁俊很不幸的称为了那个随机受害者。
TFboys之放開俊凱讓我來
“非常感谢您的配合。”顾晨已经在老太太这里得到了大量信息,虽然有用信息并不多,但足够完善鲁俊这个人,在自己心目中的人物形象。
见顾晨几人要走的意思,老太太主动站起身问:“你们现在要走吗?天色已经这么晚了,要不今晚就住在我家吧?我给你们弄几床被子。”
也是见老太太真要去屋里拿被子,顾晨赶紧解释道:“不了,我们现在还要赶往当年的案发地点,也就是合江镇三溪水库,去那边走访一下当地人,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现在?”老太太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顿时赶紧提醒道:“要不改天再去吧,现在都晚上8点了,农村的晚上特别安静。”
“我算过时间。”顾晨低头看表,也是主动解释说道:“如果我们现在出发,前往合江镇三溪水库,到达时可能在9点左右,还可以跟当地人交流一下,也不晚。”
见顾晨坚持要去,老太太忽然鼻头一酸,眼泪开始哗哗的落下。
见此情况,顾晨也是表情一怔,忙问道:“老太太,您这是怎么了?”
“当年……当年那些警察,要是有你这么勤奋帮我儿子寻找凶手,我也不会埋怨这么多年,看到你们这么辛苦,我相信你们肯定会有所收获的,也肯定不是来走过场。”
“老太太。”见老太太竟然还哭上了,卢薇薇也是赶紧安慰她:“我们调查案子,当然不是走过场,一定会尽心尽力,这个请您放心。”
“嗯。”老太太默默点头,说道:“如果说之前看到你们刚来这里,我或许不会相信,你们是真心实意来办理这件案子,但是现在看来,你们的确是在用心处理我儿子的案件,是我错怪你们。”
“毕竟,那个凶手已经逍遥法外20年了,而这20年,我儿子的冤情难以洗脱,我心里……”
吸了吸鼻子,老太太也是伤心不已道:“我心里那块石头,就一直这么悬着。”
抬头看了眼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老太太又道:“今天我看见你们这么努力,我相信,你们肯定能够找到那个遭天杀的凶手,为我儿子报仇。”
顾晨拍拍来太太肩膀,安慰着说道:“老太太,那您就在这里等我们的好消息吧,要是抓到了凶手,我们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嗯。”老太太默默点头:“我不信别人,就信你,你们看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
“哈哈。”见老太太终于破涕为笑,卢薇薇也是逗乐道:“这您也能看出来?那您厉害。”
王警官则赶紧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得马上出发,另外,老太太,方便留个电话吗?也好联系您。”
“诶,好的,我的电话号码是……”
老太太赶紧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众人,这才亲自走到路边,目送着顾晨几人开车离开。
警车一走,小乡村顿时却热闹起来。
不少老人走出家门,来到老太太门前附近。
“嘿,你家来客人了?”一位老大爷说。
卡化世界
老太太默默点头,淡笑着说:“没错,是客人,来帮我儿子寻找凶手的客人。”
“都20年了,现在才过来,他们行吗?”又一位老大爷说。
老太太摇头:“不知道,但我感觉他们一定行,他们可能是上天可怜我老太太,特地派下来的福星。”
说道这里,老太太仰望星空,双手忽然合拢,闭眼许下心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