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5x6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洪荒歷笔趣-第五十五章:對於昊天鏡的使用方式讀書-2m8u6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
众人大多散去,各自都有任务,虽然十天过去,紧要任务是没了,但是剩下的事情却是更多,各种事务数之不尽,特别是在这次战争中,禁地还收纳了至少数十万的人类,整个禁地全都是事,基本上高层没一个空闲。
相比于这些高层,昊却是稍微空闲了一些,他毕竟是领袖,大方向把控住,反倒是不必去纠结细节,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昊天镜。
虽然昊恢复了记忆,这昊天镜是伴生先天灵宝,如何使用,功效如何也都是本能便知,但是知道是一回事,测试又是另一回事。
昊想要做到对自己的昊天镜百分之百了解与掌控,这就必须要不停测试了,但是只要使用昊天镜就需要金丹供能,这金丹虽然可以自动吸纳天地游离能量,但无人主持,吸收量就极小,根据昊的计算,这金丹自动吸纳十年,他才最多只能够使用昊天镜十秒,这怎么可行?
之前是不知道有昊天镜,现在知道了,昊怎么可能忍受十年时间用十秒?
这可是先天灵宝啊,便是对阵圣位神灵都是不虚了,这是他的大机缘,同样也是人族的大机缘,非他一人所有,所以怎么可能忍受十年只有十分钟使用时间?
狐作妃為:誤惹嗜血暴君
故鄉旅人 靈紫曦
幻世,逆妃太輕狂
開局壹個金錢掛
更何况昊有着大领主传授的功法,符文解析法,这是直指大道的真法,正要用昊天镜为之大用进步,待到这套功法被昊彻底吃尽时,便是没了昊天镜,他也依然是超绝超凡者,光这套符文解析法,就足以让他一法压倒万法了。
唯一可虑的就只剩下了启动昊天镜的能量来源了……金丹!
锻魔道
此金丹那怕是昊天镜都无法解析完全,其中另有一套运行方式,以八枚主符文为核心,行八八六十四之计数,但是具体如何运转运算,却又繁复无比,仿佛可以穷尽天地万物之数,甚至超越其上,这点那怕是昊天镜都是不如,当然了,倒不是说这金丹就比昊天镜强大,彼此之间差距依然不可计量,只是这金丹的运转方式玄妙莫测罢了。
昊隐约就有感觉,他只得了符文解析法,却差了一些什么,若是补全了这差数,那么他才真的可以以一法而压万法,那仿佛一片赞新的天地一样,昊现在只能够通过门缝看到一丝半点风景,但光这一丝风景已经足够迷人了。
穿越之追寻 脉言
而就是缺少这个,昊现在的金丹就只能够是消耗品,一旦用完,那么这昊天镜不说绝对无法动用,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的功能都是静默状态了,想要使用也可以,拿命来填呗,不然昊就只能够使用昊天镜本质了,也就是昊天镜是一件先天灵宝,可以直接扔出去砸人玩,可惜的是昊天镜不是杀伐之器,也不具备任何困,封,镇,防,杀,灭等功能,除了一个明的功能,说实话,论到攻伐战斗之能,昊天镜连许多低级单纯杀伐功能的先天灵宝都不如。
王者荣耀之最强战队 千古力
而这金丹,昊计算了一下,若是全力运使,不顾忌任何消耗,而且在接触到本源规则时,也依然用昊天镜去修改,就如同之前那场战斗,两次修改本源,一次是那腐朽衰败扭曲,一次是直接切断那怪物的来源通道,两次之后,金丹上就有了裂痕,昊计算之后得到确认,他一共可以使用一百二十七个小时的昊天镜,同时承受修改本源六十六次的负担,之后,不管是能量耗尽,还是修改本源次数达到,这金丹都会彻底崩碎。
英雄聯盟之雄途霸業
“还剩下一百二十七小时,与六十六次的本源修改负担吗?”昊喃喃自语道。
这数量其实不少了,但是论得和完全自由使用的先天灵宝比较,却又是远远不如,特别是昊天镜的特殊性。
这些日子以来,昊就一直思考着如何使用这昊天镜,这昊天镜与绝大多数的先天灵宝不同,绝大多数的先天灵宝或许有各自侧重点,但是基本上都有一定程度以上的攻伐防御能力,而这昊天镜真就是镜子,易碎……好吧,也不是那么容易碎,但是与绝大多数的先天灵宝比较起来就真是易碎了,它的核心功能就是明。
但就这一个核心功能,在昊看来就是绝对大杀器,关键是要用好,这并不是专用于对战的东西,而是用来搞研究,搞提升,搞升华用的,也就是专门在战斗之外的时间提升实力用的,即便真要用于战斗,也基本只用其辅助与提高控制力的功能了。
“……这就是腐朽本源了。”
昊伸手虚空一点,一道若有若无的涟漪过后,在众人眼前半空中就有了一团朦胧黑影出现,所有人都看向了这团黑影,只是一看之间,就觉得这黑影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大恐怖,仿佛是世间一切的腐朽之源,又仿佛是整个宇宙终结时的恐怖场景,这是最终的腐朽,也是最后的终末。
在场的人数极多,艾伊,以及所有三阶及以上魔法师,甚至还有极个别即将进阶的二阶魔法师,还有部分三阶及以上战士,然后是念之,无天,张好焕及他的小伙伴,还有就是少数一些觉醒了智慧的人类,还有人类部队的指挥官之一的英,以及一些万族的大工匠,学者,还有人类的于老与袁老,许多人都在这魔法塔顶层上。
这是昊亲自定下的事情,每十天,他会让这些人来听课,这昊天镜的明可不仅仅只能够用于超凡道路啊,对于同样具备力量的集众道路,比如科技什么的,它照样是无敌神器,而这是他所开始的第一堂课。
一年时间里,昊要提高的除了自己的实力,自己集团的超凡者力量,更要大力提升超凡职业者以外的力量,原因很简单,他有脚男这么好用的工具人集团,而脚男本身是无法超凡的,却可以使用一切超凡道具与非超凡道具,那怕有扭曲或者巨大负作用都没关系,反正脚男嘛,能够自爆伤到敌人一点血皮,他们都会兴奋到爆炸的……
昊这时候见下面人看向这团黑影都有了畏惧表情,便是他们中最强的爱德华·诺尔德都是如此,昊连忙就说道:“你们看到这东西,立刻就可以感知其本意,然后产生出畏惧来,这其实是生命的本能,我们在场的都是凡人,别说什么超凡不超凡,我展现的是本源规则,多元宇宙的底层规则,就如同数字加减乘除那样的本源,只是将其具现化了而已,这就是腐朽与终末,能够平视它的,至少都得是高阶圣位才行,我们光是看到就产生畏惧,这其实才是正常。”
然后昊再看,只看到在场中只有爱德华·诺尔德一人仿佛若有所思,但是他看这黑影许久,又露出疑惑不解,甚至是茫然无措来,显然也只能够冥冥有所感应,而不得其门而入。
昊就继续说道:“大道常在而永在,这句话我也不知道来历,但事实就是这样,我这十天来通过昊天镜细微观察这世界,发现大道就永在我们身边,比如最简单的光,这光照射世间,让我们得以生存,而这光里就有大道,这方面相信于老最懂。”
竹马在身边:豪门千亿老婆 莫骄
于老若有所思的点头,他心中对于超凡者的定义又提高了一层,他就说道:“是的,若按照领主的说法,这光确实就有大道,比如光电反应,这光可以有诸多转化,而且光速恒定,这也是大道,只是我是凡人,连超凡都不是,即便知道这些也依然只能够看着。”
昊就微笑着冲于老点头,他这才看向其余人道:“就如同于老所说,我现在也明白这些,大道就在身边,常在而恒在,只是我们全都是肉眼凡胎,看不得真实,即便是知道,也不知道如何运用,而我的昊天镜恰好就可以使用在这方面上,诸位所看到的,就是我目前唯一解析出来的底层本源,腐朽与终末,别的本源不是没有,而是要明晰出来,再具现化,需要太多时间,我现在也太弱,而这次机缘巧合,在战场上明晰了这腐朽与终末本源,这就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力量来源了。”
昊对着这代表着腐朽与终末的具现黑影遥遥一指,他就继续说道:“还是那句话,我们肉眼凡胎,便是大道在眼前,我们也看不得,看不懂,更是无法应用,唯有到了圣位神灵层次,才可以本能的通过圣道碎片去感知其真实,但也只是本能,再向上就非我可知了,而我现在具现的这团本源具现,其实只是虚影,具现出来后,我们就可以用肉眼直接看到,这可以说是第一步,到这一步后,实力凡是到了灵位极限层次,就可以靠这团具现领悟出你的圣道来,当然了,也只是与腐朽终末有关系,也并非独属于你自己领悟的圣道,即便成就圣位,也依然是普通圣位神灵。”
“然后……”
昊也不待其余人反应,他头顶上昊天镜直接闪现,青光照耀,与此同时,昊的眼眸中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流,他在使用昊天镜辅助自己的符文解析法,前后足有数分钟时间,这团黑影就此散开,化为了无可计量的符文图像来。
昊额头上都是汗水,他微笑着对其余人道:“我们虽是凡人,但是我自由办法来解析这底层本源,就如同于老的世界,对于大道通过数字来进行计算与认知一样,只是数字的计算与认知,一方面不够显现,另一方面不够准确,其实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而我现在就为大家解析出了这本源来,这些符文图像,就是这本源了。”
在场的魔法师们个个都是振奋,之前看腐朽终末本源,他们确实是看不懂,那怕是爱德华·诺尔德也只是靠着心灵之光本能的感觉,而现在这团本源具现化为了无数符文图像,立刻就让所有魔法师心里兴奋到爆炸一样,这些符文大多是基础符文,他们许多都能够看懂,根据各自所学的魔法术式,再对比这些符文,立刻就有许多魔法师开始理解起这腐朽终末本源的真实了,甚至其中几个专攻阴影,死灵,负能量一系的魔法师们,脸色都涨红了,别的不说,就眼前这些符文,就足以让他们自身的许多魔法进步,甚至创造出一些新的魔法来了。
昊依然是微笑着,他继续说道:“第一步是本源的具现,第二步是解析出其本质符文逻辑,其实还有第三步,就是将这些符文逻辑解析为我们能够理解的真实之意,只是这一步所要消耗的时间就比较多了,若要完全将其解析出来,恐怕穷尽我金丹的能量都不够,这金丹的出能毕竟还是低了,所以我就解析出其中我觉得最适合我们的,以及能够为我们提供进步,提供知识,提供力量的部分……我取其中三个,一个是空间的腐朽,一个是时间的腐朽,一个则是终末逆转,这三者解析出来。”
昊继续眼中浮现无穷符文,他的脸色渐渐发白,浑身都被汗水所湿,同时在他头顶的昊天镜更是青光不断,这时间足足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到这一步,那半空中浮现的无穷量符文都开始了淡去,只留下了少少数万枚,而这数万枚符文又开始了变化转化,最终变成了三组魔法术式,以及解释这三组魔法术式的文字,还有就是旁边的三套锻炼功法,以及三段数量极多的数学公式。
别的也就罢了,当这三段数学公式出现后,于老先是看着,看着看着他就猛的站了起来,整个人如同梦魇了一般,嘴巴里喃喃自语,旁人却是听不真切,然后就是那些魔法师们,看着那复杂无比的多重立体魔法术式,也个个梦魇了一般被镇着了,也是各自痴态显现,一时间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至于三套锻炼功法,也立刻引得那些战士们满脸涨红,个个死记硬背起来。
昊欣慰的看着这一切,然后他的目光重点集中到了张好焕与艾伊两人上,张好焕的目光完全定住了,他不但看着魔法术式,也时不时用旁边的数学公式做着对比,与他相同的是,艾伊也是这么做的,虽然艾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看数学公式描述,但是她不但看了,而且立刻本能的知晓了其意义,同时通过魔法术式与数学公式的对比,她的脸色越来越惊喜。
众人都死死的看着这一切,时间不停流逝,外界天色都黑了,各自都还沉侵其中,完全没回过神一般,然后这时,艾伊猛的站了起来,她惊喜的说道:“成了,真典成了……不,不对,是真典第一章成了!”
“真典一,腐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