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r2c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討論-第177章 臥庚的請求分享-r0j1z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小說推薦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大人,你真的没事么?这剧毒真气进入了你的身体……..”潜心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
“你没可能到我已经将其排出体外了么?”陈舟反问道,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影响,而且消耗也是微乎其微的,自己只是使用了一些真气而已,就直接将那红色的剧毒真气解决了,何乐而不为呢?
“看到了,只是我觉得这种方法有点危险,若是大人你无法及时将那剧毒真气排出,那岂不是会影响到你自己?”潜心最终还是将自己的的担忧说了出来,潜心有这个担忧不无道理,因为之前他们也尝试过使用这个办法,自己体内的剧毒真气就是这样被另外一个人抽走的,所以自己才没有受到那剧毒真气的遗害。
而那个人因为无法承受剧毒真气的残害而自杀死亡了,所以潜心才对这种方法如此反感,他是整个卧龙三派唯一一个知道这种方法的人,之后他为了杜绝这样的悲剧发生,就将这种办法给封禁了,并没有将其告诉教派中的人。
所以教派的人才一直认为,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办法。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其实他们的长老已经探索出了一种方法,那就是一命换一命。
“不会,我有独特的办法,这剧毒真气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我很快就能将其排出。”陈舟听到潜心的回答,立刻回答道,陈舟的意思就是想告诉潜心,不用做多余的担心,自己这点数都是有的。
而且这点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算是可以解决的小事。
“好吧….那是我多虑了….”潜心呢喃着说道,看着陈舟坚毅的侧脸,渐渐的放下了担忧,旋即就去牢笼之内领出了下一位老人。
此时所有的老年人都被陈舟与潜心的动静给吵醒了,此时他们都站在了那天牢的天门内侧,看着陈舟救出了第一个老人,此时陈舟要开始救助第二个老人了。
“看!已经有人得救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终于有人可以来救我们了…..”
“果然我们的教派是不会放弃我们的….”
万古第一武神 暮雨尘埃
……….
这些老年人都被这个行为给感动了,本来他们认为他们都已经是将死之人了,所以教派不会花费时间来救助自己,没想到,教派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自己,此时就派人来救他们了。
而且,这个人已经救出了一人!
那人是他们的同伴,他已经被成功解毒了。
也就是说,这个年轻人有方法可以拯救他们!
“开始了!”陈舟下意识的说道,旋即就开始了手中的动作。
陈舟一说完话,救立刻投入了行动当中,这一次陈舟也毫无疑问的将那红色的剧毒真气吸引了出来,最终进入自己的身体的脉门之中,然后被陈舟引导出自己的体外散去。
第二个再度被解毒,所有人都兴奋起来!如果说第二个是碰巧的话,那第二个就完全证明这个年轻人有这个能力了。
之前陈舟解毒都是利用阵法解毒,可以很快的帮助一群人解毒,现在陈舟需要一个个解毒,自然要繁琐许多,但好在有了赤松子导引功法,陈舟的速度快了许多。
陈舟大概只用了四五个时辰,就将所有的老年人都解救了出来。
“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摆脱这个痛苦的东西….”
“终于….摆脱了…….”
“摆脱是摆脱了……但是我们对教派也不可能有什么贡献了,我们现在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
“对啊对啊……我们现在的实力弱的只有炼气期的实力了….”
…………
所有的老年人此时都是在感叹自己的实力,摆脱了剧毒真气,现在他们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舒畅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实力弱小的难受,自己甚至连真气都无法控制了,自己修炼了大半辈子的真气,全都被那剧毒真气给吸收走了。
而那剧毒真气转眼间就消失了。
消失在了原地。
他们都是看着吸收了自己真气的剧毒真气在空气之中消散,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大人,您现在就要离开么?”
潜心带着陈舟走了天牢的另外一个出口,并没有选择走刚才进来的那个出口,那个出口现在已经被老年人给堵住了,陈舟他们想要出去也没有机会了,一旦走那里出去,陈舟一定会被堵住说个不停,不仅是感激的言语,还有各种问陈舟有没有婚约的言语。
他们甚至都忘了,陈舟是他们的领袖。
“是的,现在教派的事情稳定了下来,我也要去忙我自己的事情了,我在这里耽搁了很久的时间了。”陈舟开口说道,就在陈舟准备挥手告别之际,潜心突然说道:“等一下。”
“怎么了?”陈舟不免好奇的问道,潜心还有什么事情?
“这是我卧龙教派的领袖的令牌,您有了这个令牌就相当于见到了卧龙三派最高的代表人,这可以帮助到你很多的。”潜心开口说道。
旋即潜心就递给了陈舟一个古朴的令牌,陈舟接住之后,就立刻感觉到这个令牌的不对劲,陈舟立刻使用真气探视了一圈,发现,这个令牌竟然还是一个储物之物!
里面还储存着不少的东西!陈舟还来不及细看,潜心就继续说道:“不错,这还是一个储物之物,每一代的领袖都是用的这个储物之物,而且每一代的人都会往里面存不少的东西,现在经过了很多代,里面已经积累了不少的东西了。希望对您有用。”
龍霸特工妻 雪戀殘陽
听到潜心的话,陈舟正准备进入那令牌之中看一眼的时候,突然一个很大的声音传来。
两人立刻循声望去,只见卧庚还有卧宛,两人此时正往他们这边赶来。
“等一下!”
卧庚大声的说道,一缕缕真气将这个声音不断的放大。
潜心与陈舟此时都听到了卧庚的声音都齐刷刷的看向卧庚,而且两人的目光此时都没有落在卧庚身上,而是落在了卧庚旁边的卧宛身上。
潜心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子所以此时才投以好奇的眼神,而陈舟投以的大多数是不解的眼神,那卧宛此时也是一脸迷惑的看着陈舟,前面那个小伙子不正是救了自己的那个小子吗?为何父亲说要带我去见的很重要的人难道就是那个小伙子?
而且那个小伙子旁边好像还站了一位老者,所以现在卧宛宁可相信自己的父亲是要带自己去见那个老者,也不愿意相信是要去见那个救了自己的小伙。
“父亲,我们是要去见谁?”卧宛强忍住心中的好奇,试探性的问道,此时两人的速度都很快,但还是呈现了一前一后的趋势。卧宛毕竟才只是融合期,速度自然不可能追得上已是金丹期的卧庚。卧庚还特意压低了自己的速度来与卧宛同步,所以说两人之间的距离都在卧庚的控制之中,这个距离刚好两人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就在前方了,等下一定要跟着我一起行礼,那可是现在卧龙三派权力最大的人,知道了么?”卧庚此时突然回头,快速的说道。
皇子的替嫁逃妻 素色
听到卧庚的话,卧宛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自己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自己的父亲就着急带着自己来寻找这人了,看来这人在父亲的心中位置的确很高。
而且父亲还说了,那人是卧龙三派权力最大的人,难道说是那个老者?卧宛横看竖看那个老者,都没有看出这个老者有社么特殊的地方。于是就只能静静的等待接近之后用真气来探测一番了。
浴火星際
卧宛从小就不在卧龙三派长大,所以对卧龙三派的制度不是很清楚,所以现在还是搞不清楚卧龙三派的执政的地位,据她所知,卧龙教派之中权力最大的就是大长老,也就是自己的父亲卧庚。
而卧龙三派则是整合了三个教派的另一庞然大物,那领头的人实力不是更恐怖?那那人的实力难道还要远超自己的父亲?
卧宛是在北国长大的,从小到大,自己都没有见到过有一人的实力超过自己的父亲卧庚,可以说自己的卧庚就是自己见过最强的,她一直认为南国北国区域最强的人恐怕就是自己自己的父亲了。
然而,此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老者是整个卧龙三派的权力最强的人,实力即代表着权力,那也就是说那老者的实力还要强于自己的父亲!
她怎么想都没有想到,这卧龙三派竟然还有如此强的人物。
两人很快就接近了潜心与陈舟,旋即就落在了两人的身前。陈舟立刻挑起眉头,问道:“前辈,怎么了?”
“我有一件急事需要和大人您说。”卧庚立刻拱手说道,见自己的父亲对陈舟拱手弯腰说话,卧宛当即就在原地蒙圈了,刚才自己的父亲和自己说要一起行礼,于是卧宛就笨拙的学自己的父亲一样也对着陈舟行礼。
为何自己要向陈舟行礼?
难道说眼前这个小伙子就是父亲口中的卧龙三派之中权力最大的人?
这怎么可能?
这个小子的实力自己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才迈入开光期没有多久,实力还没有自己强,自己的父亲一个手指就可以打败他,为何他能够成为卧龙三派的领袖?
卧宛一下子想不明白了,但是自己必须要学着自己的父亲向他行礼。
“卧庚前辈,我强调了很多遍了,不用朝我行礼。我只是晚辈而已。”陈舟立刻开口说道。
“好。”卧庚说道,旋即就立刻站直了身体,卧宛也跟着卧庚站了起来,刚一站起来的卧宛,就一脸好奇的看着陈舟,脸上写满了困惑,见到这样的卧宛,陈舟不由得一笑。
这个丫头恐怕现在还把自己当作潜龙教派的一个后生,现在看到自己的父亲朝自己行礼恐怕心里还是不相信,虽然照着做了。
青雲之上
阳债阴偿:鬼王大人夜夜撩
“有什么事情?请说吧前辈,我刚才就和潜心长老在说了,我就准备出发离开卧龙山区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需要完成。”陈舟见卧庚站了起来,没有搭理旁边的卧宛,直接向卧庚说道。
“此次前来,就只有一事相求。这是小女卧宛,她也是一名阵法师,我想让她跟着您学习阵法,拜您为师。”卧庚平静的开口说道。
錯嫁良緣之洗冤錄 淺綠
嗡!
此话一说完,除了陈舟之外,几人的脑袋都空白了,卧庚竟然让自己的女儿拜陈舟为师?潜心之前就听说过卧庚有一个女儿从小在北国长大,而且还是北国的贵族,因为卧庚的妻子就是北国的一位公主,而卧龙教派不同意将没有龙之血脉的卧宛留下来,因为缺少龙之血脉的卧宛无法修炼卧龙教派的主修功法,所以她留下来于事无补,也无法修炼卧龙教派的功法。
于是在卧庚与他的妻子的商量之下,就将卧宛送到了北国修炼,生活在北国贵族之中。从小就在北国贵族长大的卧宛,才养成了这一个蛮横的习惯。
所以卧宛才成为了卧龙三派之中唯一一个阵法师,因为在北国,阵法的修炼被称为是必修,北国非常重视阵法的修炼,甚至不惜花费大量的资金给天云协会。以此让天云协会在北国建立更多的传道的地点,让更多的北国居民能够有机会学习阵法。
就这样在北国渐渐的建立起了以阵法为核心的修炼风。
而卧宛就是这股修炼风之中小小的一员,而且卧宛从小就展现出了对阵法的兴趣,以及对阵法的天赋。卧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答应自己的妻子让自己唯一的女儿去北国修炼。因为她有阵法修炼的天赋。
卧宛自然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年纪轻轻就达到一级阵法师。
但是卧宛怎么也没想到,此次父亲将自己召回来,竟然是要给自己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