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8ij好看的都市言情 夢迴大明春笔趣-550【吾非亡國之君,爾等皆亡國之臣】相伴-oezsp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维查耶纳伽尔国,《明史》称之为“西天阿难功德国”,是不是一下子就牛叉起来?
它的建国过程,适合拍成电影,因为非常具备传奇性。
超級百寶囊
却说,元末时期,印度教国家,纷纷被绿教所灭,只剩零星小国残存。
两位流落民间的王子,拜印度教隐修者为师,带领备受压迫的印度教徒,掀起了反抗绿教的战争。中途,兄弟俩双双被俘,甚至因此改信绿教,卧薪尝胆之后再次起兵。
终于,凭借大量教徒支持,两位王子重建了印度教国家。此后南征北战,几乎统一南印度。他们铲除地方邦国势力,加强中央集权制度,宣布宗教平等政策,所有宗教都可以在此自由传播。
萝莉萌主请出招 纸蝴蝶舞
富贵锦绣 飞翼
如此兴盛近百年,连续出现三个昏君,大臣篡位,改朝换代。
新王朝得位不正,地方军阀蜂起,政治矛盾激化,国家一分为七。分裂出的六个小国,全部绿化为敌,将信奉印度教的维查耶纳伽尔国团团包围。
選道
这么说吧,除了维查耶纳伽尔国,如今整个印度地区都属于绿教势力。
二十年前,克里希纳·迪瓦·拉亚开始亲政,这位年轻的国王竟是雄主。积极通商,缓和宗教,中央集权,一扫国内颓势,还将北边的巴赫曼尼苏丹国,用武力活生生打成自己的属国。
大明水师敢悍然出兵,除了八省大旱的推动,还因为这位雄主病死了。
衰弱腐化百年的国家,一个雄主能真正中兴?或许可以,但二十年太短,雄主也死得太早,三十多岁就突然暴毙。
复仇者之路 青风语
强行压制的内部矛盾,雄主一死,瞬间激化。
大臣们忙着清除异己,新任国王也在拼命抓权,地方领主不听中央政令。甚至有人闹着“清君侧”,宣称前任国王死得不明不白,号召地方领主联合起来给那位雄主报仇。
三千大明水师士卒,一万二千天竺棉会军队,登陆之后势如破竹,一口气攻占十七座城市。
你可以想象成印度版的“倭寇”入侵,这个国家的主力部队,全都驻扎在北方边境,南方地区一直歌舞升平。突然间,大明贼寇从海上杀来,攻击他们富庶而虚弱的南方。
而中央新君继位,皇帝正忙着跟朝臣搞“大礼议”,北部边境还刚刚发生大旱灾,那里的主力部队都在进行闹饷活动。
活脱脱的嘉靖朝翻版!
但大明侵略者,可不是各自为战的倭寇。他们在海上拥有大炮巨舰,登陆部队多达一万五千人,兵分三路之下,直接把维查耶纳伽尔国的南方杀穿。
真杀穿了,从东部沿海登陆,一直杀到了西部沿海。
戰武主宰
武俠時空流浪記 容易記住某某
坎纳诺尔港。
一群葡萄牙殖民士兵,傻傻看着大明军队,他们有点搞不明白,对方怎么会从东方陆路而来。
“准备战斗!”
城堡内的葡萄牙守军,纷纷大喊,惊慌失措跑到战斗位置。
满正之子满勇,是南路大军统帅,麾下带着五千士卒,还有就地招募的八千印度辅兵。说是辅兵,其实都是抓来运输物资的印度贱民,除了脑子不好使,这些贱民还蛮听话的,给口饭吃就不会想着逃跑。
城堡大门打开,一个葡萄牙军官,带着一个扈从骑马而出,奔到大明水师阵前:“这里是葡萄牙城堡,请贵军遵守《马六甲协定》,立即撤离坎纳诺尔!”
無敵從長生開始
满勇年轻气盛,脑子里全是肌肉,都懒得跟对方讲理:“要么打,要么滚!什么《马六甲协定》?马六甲都快没了!”
马六甲国,确实快没了。
其首都马六甲城孤悬海边,很难对后方进行有利控制。大明移民不断侵蚀土地,遍地种植烟草和粮食。其陪都柔佛城,几年前就成了太监朱英的驻地,附近到处都是南下淘金的移民。
偏偏还怀璧其罪,马六甲城位置特殊,满正和宁搏涛一直想拔掉。
马六甲那位年轻国王,也深知自己的处境,正打算放弃马六甲和柔佛地区,将首都搬去海峡对岸的苏门答腊岛。
说回眼前。
坎纳诺尔的葡萄牙城堡,是十多年前建造的,不但修得坚固无比,而且足足驻扎了1200人。
眼见无法避免战争,葡萄牙军官也不再说,回到城堡里备战去了。
“少将军,没必要打这城堡,”副将陈百堂劝道,“此堡守备森严,就算能打下来,咱们也肯定损失惨重。应当尽快北上,与中路、北路大军汇合,去得慢了恐怕会错过决战。”
满勇似乎有强迫症,嘀咕道:“这南边的地盘,都被咱们给占了,只剩眼前的一个港口,不打下来总是膈应得慌。”
陈百堂说:“灭了阿难国,再回师赶走葡萄牙人也不迟。少将军,决战要紧。”
什么维查耶纳伽尔国,什么西天阿难功德国,大明水师官兵都觉得太拗口,干脆简称其为“阿难国”。
满勇叉腰站在那里良久,终究还是咬牙说:“撤军,去北边,便让这些红毛鬼多活几天!”
此时虽是春天,却属于印度热季,刚出兵时还气候宜人,打着打着就气温暴增。
满勇带兵一路北上,沿途烧杀抢掠,而且专抢刹帝利和婆罗门。因为他们携带的军粮不够,只能以战养战吃大户,为了防止这些高种姓闹事,抢完之后干脆一股脑儿杀掉!
而什么勾结高种姓,奴役低种姓和贱民,那是西方殖民者的套路。
初期,西方殖民者人少,于是使出惯用伎俩,挑拨低种姓去反抗高种姓。他们渐渐发觉不对,这些低种姓烂泥扶不上墙,骨子里就没有反抗精神。好嘛,既然低种姓都躺平了,那就跟高种姓打战。打服了拿高种姓当狗,再用狗去放牧那些低种姓的羔羊。
大明水师可不管那么许多,他们背后站着数十家股东,每年可以组织无数移民。
必须杀死高种姓,抢走高种姓的土地,再把土地分配给股东种棉花。高种姓不死,股东们的棉花田从哪里来?
一切为了股东!
巴布尔带着一千五百骑,就能横扫北印度,建立起莫卧儿帝国。
如今大明有一万五千士卒,带着枪炮而来,横扫南印度太简单了,只要别去招惹东北方的孟加拉便可。
别看去年孟加拉的首都,都被莫卧儿给攻占了,但人家的经济、人口、文化摆在那里。历史上,今后十多年,孟加拉都在持续反攻,杀得莫卧儿国土沦陷大半,孟加拉甚至有统一北印度的势头。
越来越热,越来越热,等满勇跟另外两路大军会师,德干高原的气温已经接近35度。
而且还是湿热,非战斗减员迅速增加。
两三个月时间,维查耶纳伽尔国的南方领土尽失,新国王居然还在跟大臣扯皮。他们的主力部队全在北部边境,因为去年旱灾而缺粮,得不到粮饷坚决不回去勤王。
眼见敌人会师之后,直取王城而来,国王和大臣终于慌了,连忙对边防军队许诺,只要抵达首都就能领到双倍工资。
王城名叫“维贾亚加纳”,在后世印度的贝拉里附近。周围都是高原地形,中间有一大片低洼平原,王城就建立在平原之上。
这是一座超级大城,人口至少五六十万。
地方部队前期看戏,如今匆匆忙忙赶来。在边军未归的情况下,国王临时招募部队,加上赶来勤王的地方军,一时间竟然聚集了十万大军。
然后,大臣们又吵起来。
一派说据城而守,等待边军主力驰援;一派说出城而战,咱有十万大军,还怕对面一万多人?
双方吵着吵着居然动武,自个儿在王城里面厮杀起来,继位不到半年的年轻国王吓得不敢离开寝宫。
历史上,这位年轻国王,二十多岁就死得不明不白,儿子被大臣拥立做了一辈子傀儡。
出战派很快取得胜利,将守城派给肉体消灭,接着又去软禁国王。
为了提升自身威望,转移内部矛盾,出战派领袖牛逼到爆。不但带着十万大军,出城跟大明水师决战,而且还把国王强行带到军中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