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a8o小說 一品梟雄 txt-第332章 拭目以待相伴-uxadt

一品梟雄
小說推薦一品梟雄
有了三子的加入,我的团队进一步的壮大起来,似乎有了点样子。
为了庆祝三子加入,我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饭菜。
腹黑宠妻
在我的设想中,三子是一颗暗子,躲在暗处最安全,所以我不会让别人知道他的存在。
也幸亏三子那泯于众人的样貌,看起来丝毫不起眼,也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吃完饭后,三子继续帮助虎爪操纵一切,虎爪则是大肆的清除反对的声音。
也正如我想的那样,白天的交谈传到了狼牙的耳朵里。
他脸上有些愤怒,又有些悲哀,“张老没有给任何的答复对吗?他希望我们继续执掌一切对不对?”
我点点头,“是,这不仅仅是他的想法,应该是江州上层一致的想法。”
九州.仙音赋
狼牙冷笑起来,“一个稳定可操控的地下势力是他们想要的。”
“你知道吗,有人接触孤鹰和虎爪。”
我点点头,“这在我的意料之中,张峰账本上清楚的写着利益链,我太清楚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希望虎爪能够取张峰而代之对吗?”
狼牙赞赏的看了我一眼,“没错。”
“不用理会他们,这件事过多的参与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把柄知道的越多,被清理的越快。”
我说道。
“你头脑很清醒。”
狼牙捏了捏拳头,“虽然我知道你是故意试探的,但是我还是很愤怒,我知道这条路走到黑下场会怎样。”
“那你打算怎么样?”
我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其他的意思。
“你的战斗力虽然不及我,但是头脑比我好,做事比我谨慎。”
狼牙道:“这个念头,个人勇武早就没用了,拼的就是头脑,我想活下去,我不想被秋后算账,跟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到头来被雪藏,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
“你说呢?”
狼牙反问我。
“我不知道。”
我虽然想让他们三个跟我,但是心里始终有一丝提防,哪怕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也认了。
关乎到我的性命的事情,再小心也不为过。
“那你就好好看着吧。”
狼牙说完就上了楼。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狼牙可是三人中战力最高的。
接下来就是孤鹰和虎爪,有句话说得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张老太自信了,就好像打入地下势力的暗子一样,如果你不随波逐流,近朱者赤,迟早会被清算。
而你一旦被地下势力所接纳,就意味着你已经是地下势力的一份子,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又是因何种原因,都改变不了事实。
狼牙上楼后,阿晨给我打电话,他说费峰服软了,他现在只求一口热饭一口温水。
一个人半个月不吃饭不会死,但是三天不喝水你试试。
只要费峰好肯配合,一切都好说!
于是第五轮计划,正式开始实施。
被金山等人羁押的北地人员被放了,原因很简单,费峰和他们达成了合作。
所谓的合作就是给他们一块立锥之地,然后由狼牙掌控。
狼牙他们都认识,和陈阳一起的那个人,他们也愿意相信。
费峰被安排在了一个幽静的别墅里,甚至金山还安排了他的人和他见面。
当然全程是监控掌控的,只要他做一点小动作,哪怕是表情不对,他的人就不可能走出别墅。
结果皆大欢喜。
“少爷,您就安心在这里静养,我一定会听狼牙兄弟的话。”
费峰目送自己的心腹离开。
“现在可以给我吃的东西了吧?”
费峰看了看角落里的摄像头,我对风小毅说道:“以后一日三餐就让他喝粥,除此之外不要给他吃任何东西。”
“是,大哥。”
风小毅点点头。
我看着狼牙,“看你的了。”
“放心,我会让你看到的。”
北地的势力扎根江州,我想,江州上面那些人肯定没想到。
事情只要超出了他们的掌控,就变得唯妙起来了。
重生天後:boss,別咬我
在他们出去后的半个小时里,我就接到了张老打来的电话,“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张老,我什么也没做啊。”
我装作不明白。
“你怎么就不能体量一下我呢?”
“张老,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清楚。”
三国之宅行天下
“你们把费峰放了吧?金山还给了他们一块立锥之地!你难道想把费家人引过来吗?”
我叹了口气,“张老,金山不是我的人,他做什么决定,我也难以掌控。”
“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我只是笑笑不说话,到底是谁揣着明白装糊涂各自心里明白。
“张老如果你打电话给我只是说这件事,那我只能说爱莫能助。”
说完我就要挂电话。
“你别挂电话。”
张老叫住了我。
北追 Yoda休
我没说话,等候他的下文。
“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不会狡兔死,走狗烹。”
我笑了,“那就多谢张老了。”
挂了电话,这句承诺,我已经不在乎了,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掌控在别人的手里,这样的傻事我才不会干。
底线我已经试探出来了,他们的态度我也清楚了,在他们眼里,我也好,狼牙他们也好,都只是利用的棋子。
此时,陈阳消失了两天,陈家家主也找了两天。
他几乎快把江州给翻过来。
我听金山说,他打了电话给他,想套他的话。
不告诉他,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即可。
不一会儿,三子打电话告诉我,费峰的电话响了,是陈家家主打的。
好在阿晨当时在他的身边,要不让他可能就露馅了。
我手指敲击桌面,心想,陈家家主会不会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
刚这么想,我手机就响了,说曹操,曹操就打电话来了。
“陈骁,陈阳是不是你抓走的?”
这老小子一上来就诈我,我连忙说道:“陈家主,我和你们家陈阳,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没事抓他做什么,您可不要给我乱扣罪名,那可是犯法的。”
“是你,肯定是你。”
陈家家主声音十分愤怒,我可以听到他咬牙发出的咯吱声。